葡萄京官方网站,www.8455.com

中文 EN
新闻资讯
News Information
少年读书记 时间: 2015-04-09 08:39:40  点击: 作者:葡萄京官方网站裴 裴
        现在的家长们总是千方设百计满足孩子的要求,生怕他们输在了起点。只要说是学习的,父母马上就去照办,不管是要买字典、作文选集还是写字专用桌椅,哪怕就是谁家孩子新买了一双轮滑鞋,别的家长也要赶紧备齐。
        如此这般,着实令我们这些上一辈的“孩子”汗颜。想当年,我们为买一本一毛二分钱的田字格作业本,就要和父母交涉半天,更别说价格“昂贵”的《新华字典》和《小学生作文选》了。交涉的结果大多是不成功,甚至还要被父辈借机呵斥一番:“就你那两本课本学好就行了,还买啥书?我们小时候,学还都上不起,你们现在有学上,不干活儿,还整天这要求,那要求,你要是再给我胡要求,就回来放羊。”
        初学识字,我如饥似渴,常找带字儿和带图案的破纸片、烟盒子,自己学认字,相反常人眼里女孩子喜爱的丢手绢、绣花针、踢毽子、跳绳等,我都比较陌生。父亲曾买来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我当时认字不多,只是记得那本书上很多字、植物和人体图画。那些神秘的文字和图画让我特别好奇,看不懂的时候,我会让父亲教我识字,每认识一个新字,我就感觉自己距离破解这本书的秘密又近了一步。
        与同龄人相比,我是幸福的。“女娃儿读书就是赔本生意”,儿时伙伴们读书的梦想大都被上一辈给掐灭在“摇篮”里。相反,读过高中的父亲和读过初中的母亲对我的学习给予了很大帮助。
        我英语的启蒙老师是母亲。早在学龄前,母亲为了让我在她忙时帮忙照看妹妹,就与我定下契约:我照看妹妹,她教我英语。在那烟叶成堆的小屋里,母亲一边捡烟叶,一边教我念“A、B、C……”等11个英文字母。母亲说了几遍,我就记住了。后来读了初中,我才接触到完整的26个英语字母,而每次背字母,我一准卡壳,因为在我的记忆里,只有母亲教我的11个字母,为此我还质疑过老师是不是教错了。
        父亲对我影响最深的就是他的一手好字。每学期开学时候,父亲都会在通知书上写上“望老师对该生高标准、严要求……”的文字,笔迹苍劲有力。这文字就如我淘气时父亲手上的小木棍,有种强烈的震慑感。父亲的一手好字影响了我,每次考试时,老师们总会夸我的字特别清晰、工整。而每当听到这样的夸奖,父亲都会沾沾自喜,说是自己的功劳。
        而今,父亲母亲会为读书拌嘴,父亲一有机会就会提起母亲初一留级三次的旧事儿,母亲却哈哈大笑,笑出眼泪来,一边不忘反击父亲:“你试试一个礼拜只上两节课,其余时间要在家磨面、做饭、干家务,看能不能都升级?要像现在,有这么好的读书环境,我早考上大学了。那像你,有条件上学,却只读了个高中,不还得和我一样下田种地。”父亲争执不过,不再言语,带着满脸落寞的笑,转头专注自己的电视剧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回想起来,还是很怀念那个书源匮乏的年代,那种爱书近乎痴迷的状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