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城娱乐官方平台,澳门金沙澳门登录网站

中文 EN
新闻资讯
News Information
父亲与我的细枝末节 时间: 2009-09-22 08:11:17  点击: 作者:金沙城娱乐官方平台杜凌凌
        2009年是共和国一甲子的生日,六十年沧桑巨变,内心时常有股冲动想抒发对祖国的祝福,但又不知从何下笔。有一次和父亲闲聊起过去彼此间的细枝末节,我在想这些故事不就是一个时代巨大变迁的见证吗!
        父亲,年轻时是搞工程设计的。他似乎很享受在一张大黑桌前忙碌,白炽灯下,偌大布满线条的图纸,他就趴着身,画啊描啊。
        我才五岁,完全不懂父亲的世界,父亲也不进入我的天地,他永远懒于理解丫头片子为什么如此痴迷羊拉车玩具,走路睡觉都不离手,一根线,拽得死紧,劲头像断奶的孩子舍不得奶嘴儿一样。结果,它成天跟在我脚跟后超负荷瞎转悠,导致车轱辘脱轴,羊脖子断裂。童年唯一的玩具,就这样过早夭折了
        童年在无趣中度过,对那个年代物质匮乏的理解,近乎零,只狭隘的在心的一隅埋怨父亲冷漠。我执拗地离开父亲母亲,从北方来到南方,跟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 一次,父亲回家探亲,搓把手,从背包里变出件粉红色连衣裙。扯扯我的毛小辫:“乖女儿都七岁了,该穿裙子了。到北京出差,转很多商店,才买到。12元。”啊?真贵!还是在首都买的,怎么会对我上心?那么舍得?一万个问号在嘀咕,却并不妨碍我高兴得连转三圈。粉红裙,灯笼袖,泡泡纱,滚金边,束腰扎着项筋,很洋气!
        此后每年夏天,我都要穿上粉红裙子,显摆显摆。男女同学呼啦啦一群,跟在身后,边拍手边大叫:公主!公主!哇,得意劲甭提了,雄赳赳气昂昂的还转下裙。好朋友梅子跟我商量,十张画片换穿一天。女数学老师也找我谈话,哪买的?帮她带一件。见我支吾,马上脸露不悦。我只得委屈地瘪嘴哭。父亲很少出差,再出差去趟北京不知要哪年哪月,即使父亲真去北京出差了,谁敢保证还有?80年代中期,在我生活的那座小城,满大街灰蓝黑白,印圆点的白的确良,都算好衣料,女孩裙子,更是样式布料极其单调。现想来,女老师的心情也可以理解。
        多年后,父母回到南方工作,我才断断续续听母亲说起当年很多事。你羊拉车坏了,你爸看在眼里,到处托朋友去外地买,可那个年代,哪有啊。那条粉红裙子买得不容易,你爸在北京呆两天,跑了三趟商店。当时就这么一件颜色鲜的,售货员要12元,你爸价都没敢讲,马上掏兜。听得我直哽咽。
        2009的今天,走在繁华街头,花花绿绿的裙子飘过,歌莉娅、南梦、伊莎贝拉……时尚追着天使的眼神;孩子们的玩具从奥特曼到米老鼠、芭比娃娃、喜羊羊……童话世界焕发缤纷童心。一切变化都很大。
 坐在电脑前,码字。冷不丁,父亲凑近一句,百度一下,什么都晓得咯。还可以直接在电脑上画图,购物、看书,网络不错。老人家为跟我找到共同话题而高兴。
        时光,就像是只迁徙的鸟,从北飞到南,拂过烟雨云天。每个人,作为独舞的灵魂,穿上红舞鞋,踏入奔腾的时代,于苦辣酸甜中,体悟、践行着社会进步与发展。每个人,都是青春、温暖的文字,在共和国走过的60年,一行行一页页书写自己的诗篇。
        回望父亲,花白两鬓,笑容淡定。我突然明白,那笑容里的深邃……